标题: 展望(八)


作者: EM@2016.1.14


译者: 桥@2016.2.7


【英文视频】Webinar 1.14th (视频在Youtube上,QQ群共享有下载)

【中文网站】www.juezhi.org 【QQ群号】104205704



续前文:展望(1-7)


【前言】


“光”、“暗”、“一的教导”: 三种不同的视角


问题: “光”,“暗”和“一的教导”各自对下列名词如何定义?


@“光”之视角


当然这些需要很长的说明,但我这里仅作简要的解释,以便你可以理解“光”,“暗”,“一的教导”这三方各自的观点。我们从“光”开始,“光”是如何看待上面4个名词的。我们从第一个名词开始,从【光】开始。


“光”对于【光】的观点: “光”看待【光】会认为它是最初的,没有任何会出现于【光】之前。【光】从“一”而来,“一”即是【光】,在【光】之前什么都没有,【光】就是初始,【光】与“一”是对齐的。以上即是“光”对【光】的观点。


“光”对于【暗】的观点:【暗】是堕落,这即是“光”的一种解释。其次,“光”认为【暗】切断了自己与源头的连接,【暗】是依据他们的自由意志不与源头连接,而选择了一种暗之道路。这暗之道路对于“光”来说是不可接受的。因此,“光”认为【暗】是使用他们的自由意志而选择了“暗”,并与源头断开了连接,“光”认为这些都是错误的。为何“光”会有这样的看法?这是“光”的一种选择,一种依据相应权利而进行的选择。


“光”对于【异常】的观点:【异常】是某种突发性事物,是种破坏,除此之外并无其它可以解释的原因,它在宇宙开始的时候就出现了,没有任何人对【异常】和其产生负责。甚至没有任何“光”去质疑为何【异常】会发生,只是有某些群体的光之存有,在约7,8百万年前,他们决定对【异常】进行探索和发现,在那之后,他们自身便受到了【异常】的影响,后来的情况你们知道的,他们最后成为了“堕落天使”(译注: “堕落天使”的情况可以参阅“进展”系列)。


“光”对于【执政官】的观点: “光”认为【执政官】是一群暗之存有,他们选择与源头断开连接,他们是仙女座(Andromodians)星系和仙女座种族的一部分,他们是来自仙女座的。这些就是“光”对【执政官】存有的定义,他们就像其它“存有”一般是某种“存有”,但他们与源头断开了连接,他们选择了暗之道路,他们的种族来自仙女座种族。当然,【执政官】有许多的种族,但这里特别说的是从仙女座种族来的,最开始的【执政官】是来自仙女座种族的。


@“暗”之视角


“暗”对于【光】的观点: “暗”认为【光】是“开始”,但他们认为在“开始”之前还有情况,这就是“暗”的观点,他们认为在“开始”之前还有什么东西。“暗”试图去寻找和探求他们的主要创造者和他们的源头,这种寻找和探求是不限于任何一种方向或方式的,可以是“光”的方式,也可以是“暗”的方式。


顺便说一下,这里“暗”这个词,并非是你们听到的暗之力量中的那个“暗”,我们说过当“暗”下降之后,首先下降为“坏”,之后下降到“黑”(译注: “暗”的下降过程可参阅“暗之源”)。这种“黑”在行星地球上与沮丧,杀戮,强奸,绑架等等一切与黑暗力量有关的,而这些与暗之力量无关。暗之力量的含义是与“不可知”(Unknowable)和“未知”(Unknown)事物相关的。


“暗”相信有一个“开始”是在【光】出现之前,他们试着对他们自己和他们的源头进行探求和探索,这个过程是要远离光之国度的。“暗”认为光之国度需要通过光的方式在光之国度里来探索其源头。


“暗”对于【暗】的观点: “暗”认为【暗】是未知事物,而应当去探索。


“暗”对于【异常】的观点: 是的,“暗”认为【异常】是种破坏,但“暗”从他们自身而了解【异常】产生的原因,他们试图通过自身的努力和技术来搞清楚为何【异常】最初会产生,许多次他们通过自己的力量来操纵那【异常】,并且他们使用自己的技术从【异常】中获益。


让暗之力量变得强大的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他们利用了来自【异常】的力量。他们研究了【异常】,并利用其作为一种力量。开始的时候,他们并没有利用那力量去做坏事,但在他们下降之后,即“暗”下降为“坏”再下降为“黑”,这之后他们利用了那来自【异常】的力量对付光之存有。


“暗”对于【执政官】的观点: “暗”认为【执政官】与“暗”本身的种族没有关系,“暗”知道那种力量是超越种族的,那种暗的力量影响了一些种族。但是他们不认为【执政官】是某种存有(being)或者任何种族,只是有一种力量,那种力量影响到了某些种族而产生了【执政官】,这超越了种族的范畴。“暗”是以某种能量的方式来看待【执政官】的,他们认为【执政官】是某种实体,而这种实体寄生于那些种族之内。


@“一的教导”之视角


“一的教导”对于【光】的观点: “一的教导”看待【光】是开始,是创造的一部分。【光】是对未显化宇宙的显化。意思是当“不可知宇宙”变成“未知宇宙”,变成“光之宇宙”,这就是【光】。这意味着在【光】之前还有情况的(译注: “光之宇宙”属“未知宇宙”,可参阅“真相”系列一,“宇宙出现”)。


“一的教导”对于【暗】的观点: “一的教导”对【暗】的定义是有别于“黑”,有别于“黑暗力量”的,【暗】的定义是未知。“一的教导”看待【暗】是“无意识细胞”,意思是“一的教导”认为每一个种族和存有,在他们内在拥有那种力量。“有意识细胞”与“未知”事物有关,与【光】有关。【暗】与你内在“无意识的细胞”相关,这是与“不可知”和“未知”事物有关,你于内在还未触及到它们(译注: 这一段可能理解有一定难度,简单说是,【暗】同时与“不可知”和“未知”事物有关,【光】仅与“未知”事物有关)。


“一的教导”对于【执政官】的观点: “一的教导”认为当那些种族把内在“未知”的部分驱逐出来,而只保留【光】于他们内在,他们便创造了【执政官】的力量。意思是,当种族中的存有们拒绝内在“未知”的事物之时,拒绝暗之事物之时,他们是在试图从内在驱逐“无意识细胞”而对这些没有任何相应的体验。


被驱逐的“无意识细胞”去向了宇宙之暗区,而由此创造出实体,这种实体的力量是属于暗的。这些实体最后又回归它们的创造者这里来了,它们的创造者就是那些存有,那些种族。这些实体寄生在那些种族之内,从而影响了他们的信仰体系,进而让其开始对抗源头,最终与源头断开连接。为何会如此?因为这些种族与自己断开了连接,所以当那力量那能量回归的时候,就会让这些种族与源头失去连接(译注: “这些种族与自己断开连接”的原因是,他们选择不去体验自身其内的“无意识细胞”而对它们进行驱逐)。


“一的教导”对于【异常】的观点:


待续...




“一”的学校的公众号

公众号